布兜儿

数学爱我,我爱数学

柳九和《海绵宝宝》的撞击

     ooc警告

   “我,我喜欢你!”

    柳清歌看着眼前的女修,只觉得分外头大,身后某九仿佛淬了毒的目光更是让他如芒在背。柳清歌拿出平时揍弟子的架势,猛的黑了脸。那女修见柳清歌态度不对,却仍不想放弃,把一个精致的礼盒往他手里一塞,快步跑了。柳清歌追也不是,不追也不是,习惯性的去看沈清秋,却不料人早走了。

 

    暖红阁

  “柳清歌你有病是不是!”柳清歌把沈清秋怀里的女人拉出来,黑着脸对沈清秋吼“你怎么又来这种地方!”

“这种地方?呵!是是是,我沈某人就是喜欢这种地方怎么样!”

  “你....”

  “你什么你!哦,对了,柳峰主你跟那个女修怎么样?沈某可是特意给你们留了空间呢!”

    说罢也不再看柳清歌,独自出了暖红阁。柳清歌被他唬的愣在原地,呆呆的想:所以刚才他是在吃醋,他的心里是有他的?!想到这里柳清歌的嘴角不禁上扬,连刚才沈清秋去青楼的事也不计较了。

    苍穹山  清静峰

  “柳师叔,师尊说今日不见客....”柳清歌也没耐心等明帆说完,直接闯了进去。

  “柳峰主这么闲吗?怎么到沈某这来了?”

    柳清歌也不反驳拉起沈清秋就走。

  “你干什么!放开!”被这么拉,沈清歌也不伪装了。

  “你明明知道的...”“知道什么!”“你明知道我心里只有你。”

    沈清秋被柳清歌突如其来的情话弄得有些懵,不知不觉得柳清歌拉到苍穹顶。

   苍穹顶

“掌门师兄。”柳歌柳对岳清源行了个礼。这边沈清秋也回过神了,也不情不愿跟着行礼。

  “二位师弟今日怎么得空上了苍穹顶?”岳清源转过头去分付“徒儿,去给二位师叔上茶。”

  “不必了,”柳清歌说。

  “嗯?”岳清源转过头,他了解柳清歌,他对他一向是极为敬重的。

  “今日前来是有一事相求。”说罢,柳清歌蓦地单膝下跪“请掌门师兄给我们两人赐婚!”

    这话一出,岳、沈两人皆是吓了一跳,柳清歌不等他们俩有反应,接着说

“而且,我与他己有夫妻之实。”

“小...清秋师弟是,是真的吗?”

   沈清秋沉默不语,但红到滴血的耳垂已经暴露了一切。

“也罢,修真界不比世俗,不必在意身份,就选个良辰吉日,你们俩把婚事办了吧。”

    沈·目瞪口呆·清秋:什么鬼,这么草率的吗!┴┴︵╰(‵□′)╯︵┴┴

  

  


我家的胖猫

柳九和《海绵宝宝的》的撞击

   ooc警报

“沈清秋你天到晚冷着脸干嘛!"“峰主就要有峰主的样子。"

“真是的,明明笑起来那么好看...”柳清歌小声说。“柳清歌!你说什么!!”柳清歌看着炸毛的沈清秋(‌小娇妻(划掉),一千揽过他的腰“你最好看了。”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超开心的某九“哼!”